星未落

个人状态
墙头吃得多,攻受无所谓
性子还算好,只盼撕x少

所有太太都是天使(没错包括我自己,理直气壮jpg.)(๑¯ํ ³ ¯ํ๑)

鹤楚刑:

每个冷圈太太都超棒的!为什么每个人只有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否则我屏幕给她戳爆

鹤山:

给您的小红心绝对是超爱您!!!

江屿:

被暖到了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恋爱脑带你看福尔摩斯探案集(一)

内容如题

十级恋爱脑,我自己都受不了我自己系列

中华书局版本

抠糖吃

————————————_—_—_—_—

《暗红习作》

1.

  “您好。”他诚恳地问候了一声,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力气大得让我不敢相信,“依我看,您应该在阿富汗待过。”

  “这您是怎么这么看出来的呢?”我惊讶万分地问道。

(啊,美好的初遇,一定要记录下来)

2.

  情急之下,他抓住我外套的袖子,把我拽到了他刚才工作的那张桌子旁边。

(抓袖子了,抓袖子了!离牵手还远吗!)

3.

  “我们来这里是有事情的。”斯坦福德一边说,一边坐上了一张高高的三脚凳,还把另一张凳子朝我这边踢了踢,“我这位朋友想找个住处,而你又抱怨自己找不到分摊房租的伙伴,所以呢,我就想把你们俩撮合到一起。”(跪谢月老!)看样子,歇洛克·福尔摩斯似乎很高兴跟我合住。(侦探你暴露了!)“我看中了贝克街上的一套房子。”他说道,“咱俩住特别合适。要我说,您应该不建议浓烈的烟草味道吧?”(特别合适!只要是你们在一起,住哪里都合适!)

  “我自己一直都抽‘船牌’。”我回答道。

  “很好。我身边经常都有化学品,偶尔还会做做实验。这您介意吗?”

  “一点儿也不。”(军医从来不嫌弃侦探!)

  “让我再想想,我还有些什么毛病,我时不时会有情绪低落的状况,一连几天都不开口说话,赶上那种时候,您可别觉得我是生您的气,只管让我自个儿待着,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恢复正常,您有什么要说的吗?两个人要住到一起,最好能预先知道彼此最大的毛病。”(我只看见了‘住到一起’!)

   面对这种形式的相互摸底,我不由得笑了起来。“我私藏了一把小手枪,”我说道,“而且受不了吵闹,因为我神经衰弱。还有我起床的时间毫无规律,而且懒得要命。身体状况好的时候,我还有别的一些毛病。要说眼下嘛,我最大的毛病也就是这些了。”(我们侦探可能看见你的毛病吗!)

  “您说的吵闹,拉小提琴算吗?”他不安地问了一句。(看到没有,军医说了一大段,侦探只注意对方可能受不了自己的地方,完全没想过自己可能受不了对方!甜美!)

  “那得看拉琴的是谁。”我回答道,“拉得好是上帝的恩赐,拉得不好嘛——”(拉琴的是侦探怎么样!)

  “哦,那就没问题了。”他高声说道,开心的笑了起来,“依我看,咱们这就算说定了——当然前提是您喜欢那套房子。”

  “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房子呢?”

(蜜汁新婚夫夫去看房的感觉,我已经被自己扣的糖砸死了,你们不要戳穿我)


有没有小可爱记得一篇福华文,开头有一句“我要设计一场完美的犯罪,而你是唯一的受害者”,我这个丢三落四的笨蛋找不到了QAQ


[德符德]我一直很爱你

德符/符德

少主视角

文渣预警

厚着脸皮投稿

或许会连载

若喜欢麻烦推荐宣传,比心👉❤👈

好了,废话说完了

——————————————————

   德州还是跟以前一样,正义凛然的性子,空桑里有些朋友对于他的出现是又爱又惧,煲仔饭前几天还和我抱怨,说再不给德州找点事做,我送他多少枕头他都不愿。

     我倒没什么,每天在外面接魂回家就够我忙了,但是不帮煲仔饭却不是因为这个,办法并不难想,实行起来也不难,只是会苦了阿符。

    能在他身边找到阿符确实让我意外,我本以为以他们两人的性子,失了记忆,怕是怎么也相处不来的,不曾想,站台一见,两人关系并不算差,还和以前一样。

      阿符小时候很黏德州,总是会跟在德州身边喊哥哥,软软糯糯的一只小团子,很戳德州的心。长大些,阿符就不怎么喜欢跟着德州了,这事一直让德州很是费解,我们也一直以为是阿符的叛逆期,劝着德州宽心,给阿符一点自由空间。

      直到后来一次酒会,我才察觉到了幕后真相。那天,锅包肉喝多了,硬要拉着德州拼酒,德州的酒量差得远近闻名,没喝几杯就有些醉态了,我正想拦下德州手中的酒,却被阿符抢了先,他一把夺下青玉杯,一仰头,女儿红就见了底,“啧,这么点酒就醉了。”刚嘲讽完德州,他自己就踉跄了一下,这兄弟俩的酒量也是一脉相承,周遭基本都是醉魂,顿时让我颇感无奈,默默决定以后要克扣点锅包肉的酒防止他办酒会。

     “哥……”我骤然一惊,很久没有听见阿符喊哥了,要是让德州知道了,他一定很开心。我立刻兴奋起来,想要找点什么来记录现在这一刻,等德州酒醒了再告诉他。他一定会后悔此刻的迷糊。

      “你什么时候能,能把我当成在追求你的人呢……”

……

       我现在不确定德州知道后会不会高兴了。阿符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没站稳,又重新跌了回去,正好倒在德州怀里。

       德州对于感情,真是十窍开了九窍,怕是根本没察觉这个弟弟的心意。我突然不忍心叫他们了,就当让阿符舒心片刻吧。


满口受害者有罪论的人渣最是恶心

榴卝弹卝炮:

看了半天发现好多微博关于这件事的都写什么“女孩子注意安全”“女孩子保护好自己”“女孩子要有防范意识”

……敲你赖赖噢咋他妈的不让男人管好自己多出来的一块肉?
非得每个女生都柔道黑带才可以吗?还要怎么样才算注意?从此不出门?漂亮点是不得雇个保镖?保镖不轨怎么办?

好好的几把长个男人真是毁了

#图转空间侵删#

同人文的真相

直戳膝盖

果樱:

 写手太太真的都好可爱


无咲_茕茕孑立:



是的,没错。特别是第八点。


三岁的泠家星澜:



鹤栖清泓: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亮青]知乎体

掐着七夕的点摸一个小短篇,希望你们喜欢
七夕快乐!!!
不知道是不是正宗知乎体(玩知乎这么些年可能是瞎的🌚)
ooc预警!
———————
提问:
   有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对象是一种什么体验?
    没错,我就是想吃狗粮了!

      13,586人关注       357条评论
答主:   不满道行的小狐狸
        (我真的很可爱)
    
     谢邀,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会来邀请我回答问题,是我平时秀恩爱太明显了嘛?没有吧……
      好的,回归主题,我之前回答过几个这样的问题,有一部分朋友也知道我有个老男朋友,他比我大很多,这个很多你们就自行琢磨吧,要说我是只小狐狸,他就是个千年老狐狸,在他面前,我基本上是没有秘密这种东西的。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是一点都不慌,大概是因为他真的超级宠我,在家里我基本上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的自理能力,我只在他面前这样)
       偏题了,强行扳回来,至于是什么样的体验,不同的情侣相处方式不同,我就单说说我家吧。
        最大的体验大概就是终于可以把自己所有的难受都放到台面上来说。
        我刚出家门那段时间,天天受打击,朋友都管我叫flag小王子,不管说什么都一定会被打脸,所以我甚至萌生了许多不好的想法,那段时间真的过得很累很自卑。
       认识他也算机缘巧合,他帮助了我很多,教会我不少东西,也把我的心态调整好了,一个人是很难忘记那个拉你出沼泽地里的人,尤其是这个人格外优秀。
       其实他真的比我大很多,但是特别有魅力,有很多小姑娘吵吵闹闹地说要当他夫人,所以当时还是有点退缩的,觉得自己和他差距太大了。
       所幸,他也喜欢我。
       说着说着,感觉仿佛又偏题了,其实感受这种东西真的很虚,我现在和他在一起每天就只觉得很甜很开心,可能真爱的人在一起真的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就是过下去就好了。
    3.6k赞同      723评论       刚刚
    编辑于2018-8-17·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谈谈我理解的舟渡

       今天听广播剧,正好听到陶陶去相亲,突然就想撸一撸这对cp的感情线。
       先说骆闻舟,骆队有前男友毋庸置疑,虽然没多说,但是这种跑去意大利学中文的鬼畜操作也是六得一匹,人家小学生谈恋爱都没这么草率的好嘛??!再看看骆闻舟和陶然的感情线,一届的学生,一个师父,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陶然又是这么温柔体贴的贤妻良母性格。动心?那肯定是动心的,特别是像骆队这种老大爷,对这种贤良淑德的人是肯定讨厌不起来的。
        但是这种喜欢很复杂,那是很多东西掺和在一起的,在我的理解里,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最大差别在于相处的时间,亲情和友情更多的是由不懂事走向懂事过程中时间留下来的沉淀,那份默契和熟识。而爱情在于,在两个人都成熟稳重,有清晰三观后互相吸引,成为更好的彼此。所以往往我们最好的朋友是发小,最爱的人出现在未来。
       而骆闻舟对陶然更多的就是一起办案产生的默契感,再加上他本人的老流氓风格,就产生了他喜欢陶然的感觉。对于费渡,他在开始的时候,对嘟嘟是大写加粗的看不惯,后来在嘟嘟在案情上帮了他很多(骆队还恩将仇报来着的哈哈哈)两人关系终于算是没有那么僵了。
       再看费总和陶陶,费总这个分析起来就相对麻烦了,总体来说,就是他觉得有意思。什么有意思?和人相处,后面提到过,他和这些纨绔子弟一起玩,主要就是想学该怎么做个正常人,哪怕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家伙,他也不想做之前那种怪物。所以他四处留情,随手撩拨,这种情况数不胜数,不过费总是讲人道主义的,他不会强迫你和他在一起,但是他也不在意任何人和他在一起,书中说过,费渡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随便。撩拨陶然和他之前撩拨过的所有人,还有之后撩拨骆闻舟都是一种感情,在模仿纨绔子弟,他只是单纯地在模仿。
       再看他两关系升温后(骆队送小白花被嘟嘟抓个现行)就是第二个案子结束的时候,嘟嘟来到市局实习,陶然询问骆闻舟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把骆队对嘟嘟的心思从对弟弟扳成了对有点意思的人,再然后就是第三个案子结束的时候,嘟嘟帮骆队挡那一下,我先心疼嘟嘟一分钟,再感叹一下骆队就此沦陷啊~
        在费总终于从惨淡的医院出来后,骆队就正式开始了茫茫追妻(夫?)路,此时两人明显都有动心,但是对于费渡,或者对于费渡的理智来说,这种动心仅限于肉体,或者说是腹肌,我们开上帝视角,可以看到费渡潜意识里已经喜欢上骆闻舟,但是对于费渡来说,骆闻舟是个变数,而这个一辈子的承诺是他从未设想过的岁月静好,这种从未有过的温情让费渡本能地想逃避,他负不起这份责任。
        从骆队的角度看,在这段时间里他开始一点点想打开费渡的内心,半夜起床看杨老遗书被费渡发现是个转折点(好吧,其实就是第一次)这次可以说是打乱了骆队一开始慢慢来的计划,一下子把他俩的关系搞得十分暧昧却又没个定数,但是透过这一段费渡的心理描写,可以看出费渡确实是已经动情。
        再往后的转折点在于骆队父母的拜访,终于让骆队说出了他憋很久的话
        “你是我打算共度一生的人。”
          再然后就是他俩又大吵一架,费渡总算是愿意打开心扉,真正承认他喜欢骆闻舟
       
        

生日礼物(二)

依旧是莫名其妙的瞎写产物,一度ooc到想删文档
——————
——————
骆闻舟一把拍上贴满小广告的防盗门,震耳欲聋的拍门声刺激得费渡感觉自己笑容都挂不住了,“师兄……”

   费渡话还没说完,就被穆小青女士的突然开门打断了,“敲什么敲,叫你带个钥匙不带!”穆小青对着骆闻舟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一侧眼看见了费渡,当场表演了何为变脸,把骆闻舟一推就笑意盈盈地拉着费渡进家门,“今天是小费过生日吧,快来看看妈新研究的吃的。”穆小青兴致勃勃地领着费渡去厨房研究她特制的生日礼物。

   得,现在又得加一条,亲生的儿媳和猫,捡来的儿子……

  骆闻舟默默地摸了把鼻子,灰溜溜地自己进来,顺手带好门,一扭头就看见老爷子从房间出来,爷俩措不及防打了个照面,一时都有点发愣,还是老爷子从容几分,一点头算是冷漠地打个招呼了,“今天是费渡生日?”老爷子脱下披着的大衣折好放到一边,径直在沙发上坐下  ,开始剥旁边桌子上的橘子,完全没有招呼一下儿子的意思。

   骆闻舟也全然没有尊老的意识,直接上手抢过自家老父亲才剥一半的橘子,几下扒拉完,就扔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了刚才的问题“嗯,这不带他回家过生吗?”骆闻舟正打算伸手再拿一个,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连忙扭过头来补了一句“你和我妈可别乱说什么,上次你们差点给他吓走了知不知道!”

   对于这种疑似“有了媳妇忘了娘”的行为,骆老爷子连眼皮都不想为他抬一下,低头自顾自地看报纸,骆闻舟却不死心,他算是被这对天天坑儿子的夫妻给搞怕了,之前他们硬生生地把他和费渡的关系抬上明面,虽说最后还算是个好结局,可他现在想想还是后怕,之前他但凡慢一点,可能现在费渡就和那群阴沟里的耗子同归于尽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想多碎嘴几句,话到嘴边还未脱口,就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爸,吃饭了。”骆诚倒是没什么,随口答应一声就去了餐桌,骆闻舟却被这一声爸给叫得心里一惊,原本他没抱任何能让费渡能喊出那几个字的希望,他现在只觉这几个简简单单的字仿佛直接扎进了心底,“师兄,怎么愣住了,怪我太好看?”费渡看他半天没说话,一时嘴快没忍住又调戏了一句。

   这句“费里费气”的话终于是唤回了骆闻舟的意识,扭头看到费渡正斜靠在墙上,右腿虚搭着与左腿相叠,脸上还挂着费总式标准笑容,满满的绅士风度,骆闻舟却觉得他眼角眉梢全是戏谑调笑,在日光灯的映照下,更是难得的温柔。

  “师兄,别傻了。”

  “妈刚喊你吃什么?”

  “她自己做的蛋糕。”

  “好吃吗?”

  “说实话,有待提高,别跟妈说啊。”

  “哦……穆小青女士!”

  “师兄!”
—————————
PS:感觉一点没写出来我想要的感觉,想写那种骆队带嘟嘟了解人间真情的感觉,就是体会那种过生的时候,父母爱人都在身边陪你,给你做蛋糕,还有那种嘟嘟可以暗地悄悄嫌弃一下麻麻手艺,不用时时刻刻端着的感觉
大致就是这个想法,但是我这个渣一丝没有写出来,我先哭一会再去提高自己( ‘-ωก̀ )

生日礼物


  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文笔很渣,也没什么剧情,还有一部分以后会放出来,还是希望有人可以喜欢啊,跟各位小可爱比心❤
  给嘟嘟的生日礼物,舟渡要好好的哦
————可爱的分割线(ฅฅ*)♡————
   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这是费渡无意识间瞥见日历才想起来的事情,他对着日历不由有些发愣,这几天骆闻舟都忙得不行,他知道这些事不好掺和,也很知趣地没有问,今天……他估计还在加班吧。

  其实也没什么,费渡自出生以来就没怎么正经过过生,小时候在费承宇手下自不必说,偌大的房子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普通人家都满满的简单人情味,他现在还记得有几次母亲为了给他过生,偷偷摸摸地来抱他,小心翼翼地告诉他“生日快乐”,却还是被费承宇发现并拖到地下室去进行所谓“教育”,那是他送给费渡的生日礼物……

   所以很多时候,他宁愿不过生日。

  “费渡,今天是你生日啊,你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周怀瑾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费渡一愣,他没什么庆生的雅兴,自然不会去宣传这些东西,知道他生日的不多,除了他本人,也就只有去年因为车祸意外得知的骆闻舟了,明明已经猜到是谁,费渡还是没忍住多问了一句“谁多的嘴?背后议论我。”周怀瑾低着头随手整理着准备给费总签字的几张合同,没注意到费总那不自觉上扬的嘴角,“他不让说,哦,对了,他还说让你下班记得等他来接你,他要给你个惊喜。”费渡眨巴着眼,哭笑不得地偏头扫了一眼合同,抬头恰巧与周怀瑾四目相对,两人相视一眼,都没忍住笑出了声。

  周怀瑾一边等着费总签合同,一边跟他絮叨这件事,“小渡,骆队也是真把你放在心上,你们两个也是吃了这么多苦才修得正果,要是平时有点什么都别那么计较……”费渡听着周大哥念念叨叨,不由有些头疼。

  其实周大哥刚回来那会儿费渡也不觉得烦,他从小没人在身边啰嗦,突然身边多了个老妈子只觉得新鲜,那段时间,骆闻舟一度觉得他对周怀瑾的兴趣比对自家男人还高。对周怀瑾来说,费渡年龄小,又很是可怜,之前是局势所迫,不得安生,现在平静下来,怎么也不能再让费渡受委屈。所以最开始,两人相处极其愉快。可没过几天费渡就后悔了,先是家里那位大爷难以伺候了,然后费渡就陷入了不管何时何地都有人在耳边不断念叨的局面,当然公司里会好很多,起码周大哥不会贴他耳边,一边逗他,一边说个不停。

  终于签完最后一张,费渡把合同递给周怀瑾,面带微笑地说了句“周大哥慢走”,周怀瑾点点头,似乎还想嘱咐些什么,费渡连忙又补了一句“周大哥,公司财务报表还得核对一遍,周大哥快去吧,别耽误了下班。”周怀瑾想了想,倒也没什么要紧事,就点点头离开了。

   费渡低头看着文件,突然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眨了眨眼,没抬头,而后就被人抵在椅子上啃了一口脖子,“怎么不看我?”骆闻舟看着眼前这个偏着头的家伙,头发遮住了费渡大半脸,他背着光实在是看不太清眼前人的神色,只能听见费渡低笑了几声,“还没想好该怎么给师兄一个被惊喜到了的表情,我怕师兄看不见难过,就不要我了。”最后一个了简直可以说是喘出来的,挠得骆闻舟心里一阵痒,只觉家里两只猫,一只挠人疼一只挠人痒,没一只能让他省心。

  “今天别惹我了,走,带你去见家长。”骆闻舟勉强定了定心神,跟费渡在一起有一段了,他还是总拿这家伙腐朽的资本主义式撩人手段没辙。

  听见这话,费渡不由愣住了,他原以为正常人过生就是吃吃饭什么的,没想到这顿饭吃得还挺郑重。只愣了一瞬间,费总又恢复本性“师兄,这就去见家长啊,太草率了吧,你这样我感觉你不重视我。”费总煞有其事地皱着眉,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要不要我去喊八抬大轿来抬您啊 ,费总?”骆闻舟一把拽起费渡,公然带着费总跟他一样早退,可怜费总还没来的及反驳什么就直接被骆闻舟拖了出去,只能把事情跟苗秘书简单交代一下。

   直到费渡被拉到车上,塞进副驾驶座,骆闻舟这才松开他的“小细胳膊”,费渡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骆闻舟的心情不佳,而且就是在他刚才说完话后的才开始的不佳,费渡低着头把自己的话反复咀嚼了好几遍也没嚼出个所以然,只好把一切归咎于这老大爷更年期到了,想到此处,费渡也不想再花费脑细胞去思索些什么了,心安理得地靠着垫背和周公约会。

  骆闻舟瞥了一眼迷迷糊糊的费渡,随手将他身上搭着的外套提了提,看费渡对生日的概念,他不用问也能猜到他小时候都是怎么过来的,偏偏费渡自己没觉得这有什么。

   最可悲的是从来没有体会过温情的人,因为他们对自己本该拥有这件事情毫无感觉。

  骆闻舟是越想越心烦,又无处发泄,只好憋着这口气,怕说出来,给费渡带来心理压力,到头来反而是把自己气的不轻。

   转过马路就快到了,骆闻舟踩下刹车,靠边停好,这才终于有空转过头来看看心上人,以前的事没办法扭转,以后万家灯火,我带你体会。

   他伸手勾勾费渡下巴,轻轻捏了几把,搅碎了费总好梦,费渡也是着实累了,迷迷糊糊间睁开眼,竟是透出了几分可爱,这样半睡半醒的费总实在是少见,骆老流氓难得反思自己是不是过火了,累着这肾虚的小伙子了,还没等骆队这一丝自我反省烟消云散,费渡便低头舔了一口勾住他下巴的食指。

   骆闻舟:“……”

   果然不该心疼这家伙!